屯车x

2016/12/11 18:47
ooc无证驾驶居家经济车。
同居及恋人设定,略微提及狄芳
非常甜腻。
注意避雷,真的不是刀。
 
 
 
 
李白冒着雪,怔怔地看着墙角那截歪斜的残枝。
 
先前他早已瞥见屋内未熄的烛火,然而他忽然驻足在雪夜中望着银装素裹的院落。每样事物的轮廓勾勒得格外清晰,像被西方人用他们的粉笔描摹出位置。宵禁的长安城已经沉入梦乡,睡得很死,飘着大雪。

在数个时辰前街上还是一片灯火阑珊,李白便醉倒在那首都独有的辉煌中。隔着酒家的窗户纸,街市的灯光在他眼前渲染开一片朦胧。许久他回过神,瞅着对面那微有醉态的治安官与手舞足蹈的密探,顶着醉意又抿了一口酒。私人的酒宴不知持续了多久,他只记得在和两位客人“友好”地你来我往中套出了不少猛料——甚至狄仁杰的个人感情问题。李白记得自己强忍着笑憋出一句调笑:“若狄治安官有幸成为谁的心悦之人,那李某可真是为那人的视力感到不幸了。”

“你懂什么!”市井百姓间的粗鄙之语差点没从狄仁杰的嘴里蹦出。但一旁他的密探在桌上一手撑着额头:“狄大人,那元芳已经瞎了。”

“你是醉了,”李白说,“我也醉了。”

“你没有醉,你根本就没醒过。”狄仁杰看着趴在桌沿缩成一团的李元芳,缓缓向李白开口道,“对于如何过这一辈子,你瞎得无可救药。”

李白只是皱着眉,哼哼两声敷衍应答。他可以寻欢作乐的一生还长,他不想思考这些——然而事实上在这繁华王都的大多数时间他既不热衷成天狂饮,也不喜好歌女丽人。李白只是坐在街边的茶馆,揣着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念头,不可动摇地坚信将要发生些什么,这些事会对世界造成巨大影响——当然大多数时候唯一发生的事情就是变得身无分文。他又感到有点目眩,侧着头,似乎听见了异域歌女的琴声。

而此时四下无声——唯有风,迅捷地在院墙的那棵枯枝间穿行跃动。那看起来笨拙而歪斜的木本植物是自从夏天他和某个居无定所的浪人破天荒地搬来定居时这城郊院落自带的附属物,没有名字,叫不出品种。主干上横斜着一条裂痕,裂缝中长出了小小的蕨类。李白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执意留着这个粗大笨拙的东西——那和他所种的兰草一比实在太过突兀。然而直到深秋兰草尽数枯萎,无名的枯木依然傲立在霜冻中。

下雪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冷,望着温暖的灯光,他反而将身上的披风裹紧了些。

这么晚恐怕是会惹那人生气的,但是转念一想,去他的约法三章吧。李白这么想着,悄悄推开门缝溜了进去。

【熄灯时间到】



 

评论(4)
热度(2)

© 沉鳞血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