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白‖校园AU】Scoville Units

#宫本武藏x李白
#花式ooc,很不正经
#非常土味的校园背景
 
 
 
 
   
   
异国人望着在滚烫沸腾的锅里翻涌的红油,下意识地偏过头,企图远离热源。
 
位于远郊的W市外语附中不仅养活了打印店与文具店,也催生出了一整条流动的小吃街。任凭你校方如何苦口婆心三申五令,生意依然红火如初——主要原因是学校食堂和市重点高中的名声实在不太相符。论坛和社交网络常有贵校不是被废校就是被合并的小道消息传出,也有说法是——和“上面”有点关系。
 
李白在同宫本武藏说这件事情时带了点玩味的笑。“不入流的学校就是爱搞些有的没的。”他说着,同样偏过头去躲那升腾的蒸汽。
 
武藏想起了狄仁杰气冲冲地查寝回来手里拎着七八个饭盒去德育处呈递赃物的模样,不免觉得可笑。他其实觉得食堂没那么难吃,此言一出便得到了对方极为同情的眼神。
 
这就是为何李白要拽着他出校吃麻辣烫。
 
“快一点,要晚自习了。”武藏催促着,顺带用胳膊肘捅李白。你急什么呀,李白恶狠狠地擒住了对方的胳膊,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而他还是波澜不惊地开口道:“没人告诉过你请别人吃麻辣烫有性暗示的意味?”
 
答非所问。
 
武藏愣了一会便猛地挣脱李白的控制。围着摊子的同学们投来异样的目光,就连手头忙个不停的老板也抽空抬头看了一眼两个在他摊前进行激烈肢体接触的青年。
 
直到食物上桌时,武藏才郑重其事地对他说,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是性暗示。他憋着笑,那双灵巧而有力的手几乎抓不住筷子。
 
“不要喝水,怎样?”他小心地戳开鱼丸并提议。对方爽快地应战,并且操着从室友韩信那学来的不熟练的句式表示我要是喝一口水我是你孙子,语气满是十二分的认真。李白险些因为他的话被呛到,真是出师不利。
  
当灼热的痛感从舌尖迸溅而出之际,武藏才意识到自己的轻敌。毕竟李白这来者不善的家伙很擅长出其不意地突袭,而自己分明是——用当地的话来说——被摆了一道了。抬头呼吸的间隙,隔壁桌的男生为辣到流泪的女友递上纸巾擦眼泪这一感人画面清晰地呈现在他刺痛而朦胧的视野中。武藏猛地吸了吸鼻子,一口咬下一块鱼豆腐,果不其然被烫到几乎失去味觉——何止是味觉,仅有的神智与(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方向感几乎被焚烧殆尽。黯淡无光的天幕与校园的高墙此刻旋转起来,周身乃至世界都尽数浓缩在面前的冒着热气的辛辣食物上,并且在口腔内肆意生长。
 
他已经把和李白的挑战置之度外了,他找不着北。唇齿与汤水的触碰激起一串极不得体的,在异国被视作不礼貌的杂音。即便没有到如同狗一样吐着舌头气喘吁吁的境地,礼仪也差不多被他抛之脑后。这样下去必须速战速决——食物的热气与他口中呼出的气如云雾纠缠消散,已经麻痹的喉舌几乎是风卷残云般地吞咽着食物。最终鏖战宣告结束,而他仍觉得全身的血如沸腾翻滚的汤汁不断上涌,眼前几近发黑。早已吃完并擦着嘴的李白对他说着什么,他听不到了。
 
最后李白几乎是扶着脸比关公还红的国际友人回去的,两个高大的青年跌跌撞撞地走着,着实是一道并不靓丽的风景。他递给武藏纸巾,却被对方没好气地一把打开了。“你…擦过嘴。”武藏说罢,继续大张着嘴感受新鲜空气,冰冷的晚风径直被席卷入腹。“我没有。”李白为了证明那张纸巾确实没有用过,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
 
无所事事而狼狈不堪的用餐时间已经过半,武藏仰卧在床上看地理辅导书。淋浴间早被李白抢占先机,传出哗哗的水声。

“浑身臭汗的您想必不会介意吧?”不久前准备占领浴室的李白拿着浴巾如是说。
 
“什么叫浑身臭汗,”武藏挤出一句话,“你不也是吗?”
 
浴室的门被猛地合上了。“那就叫‘香汗淋漓’。”李白的声音混杂着水声传来,话语与其中的意义都听得不太真切。
 
抛却晚自习的话,武藏倒是非常想不顾玉轮东升红日西坠地闷头大睡。脸上的因过度刺激泛起的不自然的红尚未褪去,根本一窍不通的题目又直叫他心烦意乱,鼻子也有些发痒。同寝室的刘邦新交了女朋友,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出现。而韩信打球回来肯定也是浑身臭——不,香汗淋漓。日光灯太过刺眼,武藏翻了个身,把书盖在脸上。
 
“武藏?帮忙拿下我衣服。”李白推开门,探出半个身子。当事人连眼皮都懒得抬,勉强抬手去捞桌上衣服,不想衣物失手掉在地上。待到他在床上挣扎许久,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捡衣服之时,李白早已从浴室里走出来打算自立更生。
 
武藏正要将衣物递给李白,几簇鲜红却突然跃入眼前。之前从鼻腔涌出的灼热感得到了合理的解释,武藏一时间陷入了迷茫。
 
寝室的门突然被谁推开了。
 
浑身挂满水珠的半裸的李白,跨坐在床上企图伸手拿床头的纸巾。而满脸通红的国际友人神情恍惚,拿着李白的衣服直流鼻血。
 
韩信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手中的篮球滚落在地,在偌大的男子寝室内砰砰作响。
 
“太火辣了。”韩信发出由衷的感慨。
 
“是够辣的。”武藏说。

……
   
漫长的沉寂后,武藏想要打破尴尬:“我会替你负责的。”
 
“你先堵上,”李白递给他纸巾,“我没擦过嘴。”
 
“一定会好好用手清理干净——”
 
“……够了!”
  
 
 
闹剧最终是以李白穿了武藏的衣服谢幕的。
 
晚自习结束后,罪魁祸首要将他的衣服拿去手洗,好在当事人一把抢过衣服塞进了老旧的洗衣机。准备入睡的韩信想劝他些什么,李白则示意他闭嘴。
 
“我内裤谁拿了?”刘邦猛地从上铺爬起,震得床铺嘎吱作响。
 
对面的李白打趣:“谁拿你那大红大紫帝王气质的内裤。”
 
“大概是在洗衣机里。”
 
韩信的声音很不合时宜地响起。
 
还是重言懂我,刘邦一边感叹一边屁颠屁颠地跑向洗衣机。
 
“不会掉色就好吧,将就着点。”宫本武藏从被窝中探出头。话音刚落,刘邦手上拿着一堆不明物体,陪着笑走来:“兄弟啊,不好意思……”
 
李白望着那洁白的衣物上染上的帝王之色,再多的修辞都化作了言简意赅的粗鄙之语。
 
“浑身臭汗的我此前二十多天没有洗澡,您怎么想都会介意吧?”面对李白投来的带有求助意味的目光,宫本武藏又把头埋回了被窝。
 
 
 
 
 
END
   
 
 
 

还是要说这篇藏白真的非常接地气了,这就算是造了个地雷。
和这个组合惯常的庄严感截然相反,太不正经了(:3

评论(11)
热度(9)

© 沉鳞血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