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鳞血涧

唯心主义物理学家不会梦见兔子战车

 
# crossover

# 可能是真·北伐组

# 因为ooc至极另一位当事人就不打tag

 
 
 
 
从只来不往的路人口中得知了国家覆灭的消息,他竟是如释重负般地长舒了一口气。他起身打算过桥,却发现这桥似乎没有尽头。

 
将军有了倦意——按理来讲他是不会感到疲倦的。他碰上了不少驻足的人:苦苦痴等的深闺妇人、心有不甘的枉死冤魂、失散于乱军之中想寻找战友的士卒……他是羡慕马革裹尸的将士的,同样征战沙场,他竟未能了却为国捐躯的夙愿。
 

罢了,有些事终究要去做,成败是一回事,后人的评说又是一回事。
 

然而将军不是战死沙场而死,终究有些可悲。

 
没有日光,他却感到眩目。他望见桥栏边一个身着甲胄的青年凝视着浑浊的江水,腹部横插着一把剑。
 

汉朝人呀,他认了出来,剑是把好剑。
 

还未等他开口搭话,那披甲的少年郎竟能察觉到他的目光般回过头来,仿佛刚睡醒一样开口问道:
 

“这便是黄泉吗?”
 

曾誓要精忠报国的将军点了点头。
 
 
 

评论(1)
热度(8)

© 沉鳞血涧 | Powered by LOFTER